资讯 > 互联网 > 关于短视频创业 还有什么是你需要知道的?

关于短视频创业 还有什么是你需要知道的?

2016-07-18 10:59:37新鲜娱乐网评论(我要点评) 字体
导读: 【关于短视频创业 还有什么是你需要知道的?】 内容创业持续膨胀,短视频成了热门掘金点。7月,今日头条副总裁林楚方离职创业,想回归内容领域做短视频项目,在今日头条之前,林楚方曾出任总裁的壹读传媒就曾相继..

关于短视频创业到底是怎么回事,关于短视频创业是真的吗,关于短视频创业图片,关于短视频创业视频

内容创业持续膨胀,短视频成了热门掘金点。7月,今日头条副总裁林楚方离职创业,想回归内容领域做短视频项目,在今日头条之前,林楚方曾出任总裁的壹读传媒就曾相继推出音频、视频产品,自然也很了解视频的想象空间。

媒体人入局和快手的风靡

短视频带来的刷屏级别的消息,除了超级网红papi酱外就是媒体人的接连入局和短视频分享平台“快手”毫无征兆般占领了三四线城市。

转过身来创业的林楚方并非第一个看中这个领域的媒体人,从2014年至今,不断有媒体人步入浪潮中。

今年6月,《中国企业家》杂志执行总编何伊凡成为“今日排行榜”创始合伙人和首席内容官,这个项目以短视频为主,进行行业达人的IP孵化;

今年5月,《东方早报》社长、澎湃新闻CEO邱兵转型短视频内容创业;

2015年8月,原蓝狮子总编辑王留全创立“即刻视频”,在初创期拿到1300万天使投资;

2014年9月,《外滩画报》前主编,《上海壹周》杂志创始人徐沪生,离职创办“一条”。

短视频的发展前景被公认。今日排行榜的何伊凡向虎嗅介绍:“视频、音频是内容传播的趋势,之前我在杂志社对此方面就很感兴趣,但是这需要比较大的投入和专业技能配合,现在的平台恰能解决这些问题。我有特别懂视频的合伙人,也操作过网生节目,另外我们愿意在视频上投入。”尽管和并不愿意把自己的“今日排行榜”称为短视频方向,但他们的确是以视频为主,进行行业达人孵化。

还有更多非媒体人创办的项目迅速填充进这个市场,其实早在2013-2014年,因为美拍、秒拍的问世和成功,短视频就曾迎来过一波创业高潮,期间诞生了趣拍、魔力盒、玩拍、可见、秒视、开眼等项目。

而迅速蹿红、影响力仍在持续的超级网红papi酱,让这种内容载体在普通人中引爆出更多影响力,还引来无数模仿者,这些人并非要创业,更想借此出名来获得满足感,包括精神和物质的双重满足。

今年6月,一个叫快手的软件在互联网圈短时间内形成刷屏效应,虽然不少互联网与科技圈内达人表示自己第一次听说“快手”,但它突破3亿的用户量以及1000多万的日活数字着实让人吃了一惊。

尽管已经迎来一波波创业高潮,这个市场依然有着强大的吸引力。

做平台还是做内容产出?

按其不同的内容生产方式,短视频创业项目可大致归为两类:UGC内容聚合平台or PGC内容生产方。

平台型更易形成短时间内的轰动效应

UGC平台天生有很强的社交属性,美拍、秒拍、小咖秀都集中在这种逻辑层面,它们之所以成为爆款,一是因为对于秒拍和小咖秀来说,微博注资带来了非常多的明星资源以及背后的超大流量,二是美颜、滤镜和超级简单的制作方式大大降低了用户的使用门槛。因为参与门槛低,能很快获得大量用户并且驱使他们在其他社交平台上进行自觉转发。这也是为什么说第一波短视频增长浪潮建立在微博和微信之上。

而从小咖秀到快手,一个全民对口型甚至明星都一起闹起来,另一个让普通人发现原来自己可以离一名网红如此之近于是一哄而上,都在网友之间形成一种病毒式传播。这也只UGC带来的意义,过于高冷的PGC显然难有此等待遇。

也有垂直在美妆、旅游、财经、美食、音乐、体育等某一领域的平台,比如美妆视频分享平台小红唇,用户自行上传视频,或讲解化妆步骤、技巧,或说下自己对某件护肤品的使用心得,这些短视频为小红唇带来了流量,并引流给自己的电商业务,最终形成闭环。

这种垂直领域的短视频更多时候是其他业务的先行军,短视频成为一种展示形式、一种获客手段,特别是电商业务,网购已经来到了粉丝为王阶段,网红、短视频、直播都是积累粉丝的方式。

专业团队生产、筛选视频的方式正受到资本追捧

和单个网红的个人发展路径不同,内容生产团队对视频的专业性、策划性要求更高,他们往往对内容格调要求很高。像一条、二更这样的应用是典型的内容生产商,团队自己制作视频内容,然后铺渠道发放。一条主打生活、文艺、潮流,二更覆盖文化、艺术、美食、时尚、旅游、公益,总的来说就是有格调懂生活还有艺术气息的视频。

除了一条、二更,还有很多生活方式类短视频项目,比如即刻视频、三顾、一人食、量子频道、企鹅和猫、日日煮、刻画等。今年3月,二更获得5000万人民币A轮融资;5月,即刻视频获得1000万天使轮;7月,一条完成1亿人民币B+ 轮融资,它在去年6月刚刚获得数千万人民币B轮。

这些项目由于自己流量的局限性,往往对于第三方平台有很大依赖,但是为什么在初创期就能得到投资机构的信赖?虎嗅曾经转载娱乐资本论的文章,分析生活方式类短视频项目接二连三拿到融资的原因,除了短视频这个大趋势之外,它们贴近生活,而生活用品,也是导电商最便捷的一个领域,而能将承载的内容和信息量更快的传播和实现广告变现,这是投资者最希望看到的。

而不管UGC还是PGC,内容本身都很重要,在这个创意不嫌多的时代里,怀揣精华内容的人想要进来不是没有机会。但这类创业项目难在如何成为头部内容资源,这个路径并不好寻找。而且即便成为了头部内容,也还面临商业变现和如何不断翻陈出新的难题。

UGC陪跑难出专业网红

对于普通人来说,想借短视频的东风成为专业网红,其实很难。

有了短视频制作软件,比如美拍秒拍及一众自带拍摄能力的短视频平台,人们渐渐发现视频的生产工具不再专业化,只要有个手机就能搞定。然而猎奇吐槽也好扮丑搞笑也罢,又或者鸡汤还是卖萌,想要短时间内输出具有引爆性质的内容很难。

而且工具型的产品本身就是漏斗,“形式”本身在便于用户生产内容的同时,也局限了内容的表达。

就像知乎网友徐戈所说:别看视频短,一个精品的背后往往是看似粗糙实则环环相扣的算计。不信你去看一下papi酱的视频,其中字幕,视频镜头的切换有多频繁,做过视频的都知道光是剪片子就是个体力活。当别人粗制滥造,专业化的工具意味着高一个维度的巨大优势圈里人不会不知道,而且有些细节的实现不专业还真不行。

他们很难成为头部内容,如果想靠系列视频来做持续引爆,没有团队和资金支持,全凭一腔热血对抗观众越来越高的期待,讲真,基本没戏。

这些人的尝试和努力无疑成就了他们所在的平台。五道口的快手大厦很显眼,走出地铁口一眼就能看到,曾经很穷的快手终于被养的越来越胖,这要归功于平台上用户的生产力。很多人分析并不会冒出一堆papi酱,但对于平台来说有内容带来流量就好,管他是papi还是酱呢。

关于变现方式和未来

各类平台都希望抓住这波行业浪潮进行变现,同其他内容创业项目一样,短视频的商业化想象空间目前集中在广告和电商层面,并且与网红孵化、粉丝经济、打赏模式均可很好结合。

除了这些惯用手段,也有一些项目想要通过品牌IP化来变现,比如二更在今年1月出版首部IP作品《陪你说一世晚安》,创始人李明也曾和媒体透露他们在筹备拍摄自己的电影;今年4月份上线的刻画视频,也在创立初期就推出了版画售卖,创始人苗炜还认为短视频在未来极有可能成为电视节目。

另外,某不愿透露名称的短视频项目告诉虎嗅,他们目前在做一个与短视频平行的业务,类似于云服务,就像很多给直播送水的项目。

这些商业化手段都在不断尝试中,但比起图片和文字类产品,越来越多的人觉得短视频是离钱最近的媒体。

回过头来看,短视频越来越能体现出UGC在突发事件上的及时性,成为一种新的媒体形式。而它的发展或许也会和长视频一样,平台争抢头部内容的版权,就像热门电影电视剧之于优酷乐视爱奇艺,说不定内容生产商和网红将会在一定时间的流动期后,找到适合自己的平台做最后的落脚。

华兴资本研究发现,头部内容选择大平台外的新应用,最关注的是其需求能否完善、高效、有经济效益的满足,而不再考虑该应用是否有足够多的用户。可以肯定的是,达到百万级别的粉丝数量的头部内容已经可以形成较大的商业价值。